反无人机的新趋势(2)

  • 首页
  • 关于公司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产品与服务
  • 最新公告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你的位置:陕西恰享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 反无人机的新趋势(2)

    反无人机的新趋势(2)

    发布日期:2021-11-18 06:44    点击次数:133

    都世民(Du Shimin)

    自杀式无人机已登场

    参考消息网2018年6月12日报道 :美国《防务新闻》周刊网站发表题为《自杀式无人机小身材大威力》的报道称,在一个小屋的一角,火箭发射器和机枪的对面是一台小型地面机器人。在它后面,是一架被吊挂的“捕食者”无人机。

    这款“捕食者”AX-1的无人机,在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安防展上已经亮相,这是由美国康佩尔工业公司和因乔夫航天公司联合研制。它是一种巡飞弹,能由步兵携带3架。这款无人机有效载荷4.4磅。可能是温压弹头,能有效打击“无装甲和轻装甲目标”,包括装甲运兵车、步兵战车和老式坦克。这些弹头都由标准的RPG-7V火箭筒所用弹药研发而成。

    这种无人机给我们的新启示是:

    1. 小无人机能干大事情,重22磅(1磅约合0.45公斤),不到10公斤;

    2. 小无人机有眼睛,装有摄像头;

    3. 小无人机被武装后,有攻击性能;

    4. 武装小无人机可以有多种方式、多种目标作为攻击对象,对重要设施:核设施、大型水利设施、軍火库等防护带来巨大威胁;

    5. 反对研发杀人无人机,实际上是无效的,軍方需要战争工具,希望化少的代价实现大规模威胁的新思维。一旦这类武装无人机不是在战场杀人,追罪责时,谁承当法律责任?

    6. 这类武器的控制、打击精度、自我保护、部件组合方式、费效比等综合指标的创新设计,突破了无人机单纯侦察、监视等非攻击性任务,在军事上有更大地应用空间。

    7. 小无人机集群不易被雷达发现,免除了高昂的隐身设计、制造、维护等高昂费用。

    8. 国防科研从大项目中跳出来,朝系统化、分散化、自上而下的合作研制方式方向发展。也有利于軍民合作研制的方向。可避免少数商家垄断大项目反手转包的模式,使资金大量流失,易生腐败。

    消费级无人机门槛极低:在市面上,最简易的无人机只需要几百块钱,一般无人机也只需手柄遥控,操作简单。2014年,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销量约25万架,2015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40万架,预测到2019年,将到达300万架左右。在世界范围内,如何规制无人机都是个难题,中国也不例外。而从无人机的发展势头看,无人机监管要从全局进行设计,至少涉及三方面问题:

    一是完善相关法律和法规,比如定义飞行器类别、主官部门、使用条件、违现处罚条例;

    二是建立行业标准,比如飞行高度、空域规划等;

    三是通过实名制购买等手段,明确持有人的责任,继而追溯到相关厂商的责任,通过实名制具体确定责任,可以有效规制更改模块、破解“禁飞区”的问题出现。

    未来战场是无人吗?

    自1918年第一架无人机问世至今,已有百年之久。无人机已广泛运用于战场侦察、监視、目标指示、电子信息战、指揮控制、舰艇护航、毁坏评估、无线电中继站、诱餌或作战武器平台。本世纪的战争和局部冲突中显示了无人机更强大的軍事威力。它是未来实現零伤亡战争的首选武器之一。无人机威胁正日益增大,国内外军事家们都在研究无人机群飞战法,以求未来胜出。

    未来战争和现在的局部战争是会有区别的。未来战争会不会出现无人战场,从太空到地面全部无人化,如果这一地区是双方争夺的要地,这在当代军方的思维中已有变化,过去强调制空权,卫星观测居高临下,由高轨转向中低轨道,在高空有隐身侦察机,如今有无人机投入,这使战场变成可透视化。让地面上设施和人都暴露在各种侦察设备的窥视之下。现代侦察设备有雷达、红外和激光等多种设备,分布在各个层面上,以网络的方式互连,形成统一的作战体系。如今即使巷战的环境中,利用各种无人设备构成的无人作战系统,使侦察、火力攻击及后勤保障和战场评估都可以由无人系统完成。这是无人系统投入后带来的新变化。如何面对这种新的形势及变化,如何反制无人机和其它无人装备,是战争取胜的关键因素之一。

    在叙利亚战场已经岀现这一新的局面。改变了过去以隐身战机偷袭的战争模式和远程导弹攻击的模式。如今的无人战争系统模式更逼近对方陣地,伤亡少、攻击准确度高、代价小、杀伤力增加。

    在古代,像无人机参战可以看成天兵天将,如今的天将不是无人机中的一员,而是有人机,这有人机与无人机协同飞行,有人机可以在空中放飞无人机,也可以回收无人机。使空情不断变化。无人机可以利用电子干扰掩护有人机,有人机可以实时操控无人机编队和实施攻击,避免常规反无人机技术的迫降、劫持,有人机可以选择无GPS导航和集群通信的其他方式,防止无人机受損。

    敌我双方在未来战争中都会有无人作战系统,当敌人侵略时,已方如何应对?已成为现实问题。

    反无人机的新思路

    1.探测无人机的方法

    · 雷达探测

    因无人机主要是复合材料等非金属材料制成,只有发动机、电机、导线、电池之类是金属,形成的雷达散射截面积小,不易捕获。降低了探测距离和发现概率。

    · 声学探测

    噪声源主要是发动机和飞行中产生的空气噪声,量值小。

    · 光电探测

    防空高炮都用红外火控技术。其它防空武器也有红外探测、激光探测技术,无人机红外辐射低,难探测。在抗激光探测方面,釆取吸波、导光、透波等方式,减小反射。因此单一探测方式难奏效,采用多种方式是必要的。

    · 探测无人机信息主要是目标位置、操控频率视频图像等。

     

    2.反无人机的基本原理和策略

    · 无人机的运行原来是受地面控制。地面控制系统由遥控器、控制电路、无线数传电台和遥控接收机几部分组成。由遥控器产生遥控编码信号指令、測距基准信号,再经放大和调制,经发射天线发射,来控制无人机运行。而接收机要接受来自无人机的信息,进行解调,生成控制芯片。反制无人机切入点就是去接收这一过程的无线电信息。然后发出欺骗信号和干扰信号。

    · 无人机在飞行过程中,有GPS定位系统精确定位。无人机采用GPS卫星导航系统和惯性导航系统相结合的方式进行飞行控制。若要反制无人机可以干扰和欺骗无人机的卫星导航信号。利用信号发生器产生干扰无人机通信的电磁信号,经功率放大后,由高增益定向天线辐射,来干扰无人机定位导航信号,使其只能通过惯性导航飞行。在缺少GPS卫星导航精确定位时,无人机的定位就会混乱。

    反无人机常規技术思维模式主要分为三类。

    一是干扰阻断类,主要通过信号干扰、声波干扰等技术来实现;

    二是直接摧毁类,包括使用激光武器、用无人机反制无人机等;

    三是监测控制类,主要通过劫持无线电控制等方式实现 。

    反无人机干扰阻断类手段主要分为:

    电磁干扰、声波干扰、物理摧毁三大手段。

    · 电磁干扰:成本不高携带便利,缺点是不能自主检测,需要人工配合;

    · 声波干扰:难度大成本高且尚处于理论阶段;

    · 物理摧毁:自带传感器,击落无人机速度快,且适应环境性强,不过成本很高只适合军用。

    声波干扰:难度大成本高且尚处于理论阶段;

    物理摧毁:自带传感器,击落无人机速度快,且适应环境性强,不过成本很高只适合军用。

    反无人机手段一定要区分民用“黑飞”无人机和軍用无人机。

    如果要大范围启用反无人机手段来打击“黑飞”现象则又会产生许多新问题,比如干扰地空通讯,高空坠落的风险等等又将成为新的安全问题。然而,反无人机之所以被人们看好是因为它采取了主动出击的方式,比起各地的监管制度来讲更直接有效,但反无人机的应用短板却成为阻碍其迅速扩张的理由,因此,反无人机行业还需更多的人参与进来。

     

    3.反无人机的几种新思路

    · 央视新闻中曾报道国外捕捉无人机的信息,其中有用影像定位,较远距离摧毁或压制无人机的通信网络,从而迫降无人机;

    · 有英国人发明的火箭筒射出一个网,以此捕获无人机;

    · 训练老鹰来捕捉无人机;

    · 激光武器反无人机等;

    · 对付高空、高速的大型无人机可以使用战斗机、远程防空导弹;

    · 对于一般的战术无人机,高炮亦可以有效摧毁之。这些高炮在民兵预备役中亦有大量装备;

    · 更小型、更低空、更慢速的民用小型无人机,掌握好提前量,用普通枪械亦可击落;

    · 在大型演唱会等集会活动中,还可以部署“低空卫士”激光防空系统精准摧毁2公里范围内的小型无人机;

    · 俘获消费级无人机的技术难度则更低,在今年的315晚会上,央视就当众表演了“黑客”如何越权接管无人机。据了解这并非大疆“精灵”第一次在媒体面前被劫持,据媒体报道:2015年10月24日的GeekPwn黑客大赛中,选手们就现场入侵了大疆“精灵”无人机,并成功操纵其飞行;

    · 消费级无人机没有惯性导航系统做辅助,干扰GPS与控制链路后很可能直接“炸机”。所以亦有一种简单粗暴的电磁干扰枪,同时干扰GPS与遥控信号,据报道称解放军用电磁干扰枪在演习中成功击落过无人机。

     

    4.军事上的反无人机技术

    · 军事上的反无人机技术是在不断的升级,千万不能固定思维,那三种反制无人机模式:干扰阻断、直接摧毁、监测控制也需要改变。军事上面临的无人机有很多类型,其大小、重量、飞行高度、飞行速度、续航时间、采用的能源类别、通讯方式、导航方式、集群模式、发送及回收方式、自我防护方式、携带武器的类别等诸多因素都在变化,这给反制无人机带来极大困难;

    · 军事上的反无人机技术要考虑费效比,对不同情况的无人机要采取不同的反制手段,不能不顾成本,不能高射炮打蚊子,反制手段不能越搞越复杂;

    · 原先军方是用无人机去侦察、监视获取情报,避免伤亡。如今要求士兵与AI技术协同作战,让无人机成为士兵们空中的眼睛,并且有很强的识别能力,让无人机具有导引能力,无论是进攻还是撤退,都有这种功能。让无人机成为并肩的战友。如今AI技术识别人的眼睛,识别人的脸,识别门窗,让士兵相信AI技术。AI技术获得的信息,士兵可以进行威胁评估。

    · 反无人机的干扰阻断方法,已经由地面变成为空中,过去是在地面获取控制无人机的信号,如今有人机和无人机协同飞行,有人既可以在空中施放和回收无人机,这就改变了原来的模式,这就要寻求一种新的反制方法。

    · 随着反卫星技术的不断出现,试图干扰GPS导航系统来反无人机,就行不通了,新的导航方式你也在走向实用化。

    · 随着量子通信技术的发展,获取无人机的信息方式要改变。

    · 批量无人机集群,并且与有人机协同,这种进攻模式,可能带来布阵的不同,这给反制技术带来困难,因为这种排兵布阵的方式,是在不断的变化,无论是观测,还是反制,都有很大的困难。

    总之,军事上的反无人机技术,是一个综合性的技术,不能依靠单一的技术方式和反制手段。随着AI技术的发展,反无人机技术要不断更新和升级,费效比要不断提高。

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 上一篇:没有了

    TOP